看内


国民党失去现代性(邹景雯)

威权时代不必说,所谓枪杆子出政权,靠的是武力,民主化之后,在台湾要中央执政,有一个关键要素很重要,那就是“现代性”,哪个政党是台湾现代性的代表,它就比较能取得领导国家的话语权,历来屡试不爽。现代性,可以说是检验政党发展趋势的指标。

国民党长期在台湾掌握了现代性的发言能力,是个无可讳言的事实,只是个中原因不一而足,可能是国民政府迁台,带来了整个菁英阶层,在台湾获得建设与表现的机会;可能是三十八年一党独大、戒严统治的累积,使其他政党没有相同的公平竞争条件;也可能是文宣与传播部门强大,加上对媒体有计划的控制与经营,因此形塑出相对于其他政党的绝对优势;更可能如同世界上其他民主转型的国家一样,政党现代性的是虚或实,要在开放的环境下才能验证,终究要回到“胜败乃兵家常事”的正轨。

国民党几乎做为现代性的代表,台北市“天龙国”的首都特色,正是一个具体表征。这个地方的选民结构,一直被选举专家认定是蓝大于绿,国民党在此所向皆捷,宛如筑起了一道现代性的高墙,是其他政党永远也跨越不过的天险与障碍。然而,这个危不可攀的关卡,二○一四年开始被突围而出,典型国民党权贵代表的无敌舰队,居然在此船覆员伤,失去台湾现代性的代表地位。两年后,总统大选果然被民进党夺回;四年后,二○一八年,国民党同样未能力挽狂澜;于是二○二○年,民进党再度如愿胜出。

我们不会武断地说,国民党自此将日薄西山,但是正在竞逐党主席的国民党人,至少应该告诉大家,他们发现了问题,也将采取对策解决问题。但是时至今日,台面上叫得出名号的,没有一个人把国民党的左支右绌说得清楚,更无法交代:曾几何时,现代性的代表为什么被蔡英文给取代而去了?不论国民党人要如何定义现代性的内涵,而他们哪一个人可以自称是形象鲜明的现代性代表?

近些年,国民党不要说失去了现代性,甚至根本可以说是“老土”到了极点。这里讲的土,若是乡土的土,还有一定的文学性、民俗性、传统性;国民党的“土”,是脱离了这块土地,跑去与封建的,教条的,部落的所谓秩序,相与取暖。看似呼群保义,内聚力强大,实则强弩之末,与台湾的年轻世代愈来愈格格不入,简直找不到未来可言。就怕国民党里有为数不少的人,错把夕阳看成是日出,以为前途仍是一片光明,那麽就连回头的可能性都已渺茫。

国民党正为党权之争开始起跑,我们就来等等看,有没有哪号人物可以把国民党的困境看透说透,下一步才有机会思考应该如何重返制高点。自由时报0425

本文由:好赢(中国)体育官方网站 提供

关键字: 好赢(中国)体育官方网站